無照駕駛的輔仔
  服役時當預官,肩上掛的是「蝴蝶」(輔導長),因為任務的關係,連上有很多車子,從吉普車到大卡車任你挑,只是,一直到退伍,我都沒有駕照!
  有一次押車運貨外出,在市區辦完事情後,突然心血來潮,叫駕駛兵讓位,想試試在市區道路開大卡車的滋味,駕駛兵聽了愣了一下,隨車的士官兵個個面露恐懼,七嘴八舌要我打消念頭,甚至嗆聲:「輔仔開車,我們寧可走回營區。」
  不過,我可不容許他們任意「胡來」,拿出軍官的威儀,半脅迫之下,每個人乖乖的坐上卡車,我則手握方向盤,起動車子打檔出發,駕馭的感覺真的很棒,開了一段路,路上的車子越來越多,我也了解這種事鬧歸鬧,萬一真的出事會要人命的,於是,主動把車停到路邊,讓駕駛兵重新掌握方向盤,沒想到,車後的士官兵竟然大聲歡呼!孰可忍孰不可忍,太小看我這個「輔仔」了,我大聲說,我還要再開,這次他們則是說好說歹求饒,開開玩笑,我也不再堅持,大家平安回營最重要。
  過不久,又要外出辦事,這次要連長的駕駛開吉普車載我出門,一上車,駕駛問我要不要開,我想,營區內應該沒關係吧?兩個人就換位置,起動車輛上路,連部到營區門口有一段路,大門是憲兵站崗,有一個側門是另一個步兵連看守,這個連常需要向我們調車子,出入方便,於是決定走側門,在營區內繞了一圈,不料,指揮官在路旁運動,就盯著我看著我開著車子呼嘯而過,當時我也看到他,不過不予理會,就這樣快到側門時才讓駕駛兵開車,因為出營區要檢查派車單及駕駛駕照等證件,不能打混!
  那個禮拜的莒光日教學,師部主任親自到連上督課,這個主任一直想盡辦法遊說我簽志願役,可是我不動如山。這一天,他坐在我身邊劈頭就問我有沒有駕照,顯然某某輔導長在營區內開車,已經傳遍各單位!
  我答:「沒有」。其實這個問題他早已問過。
  結果,師主任只淡淡的說:「軍官不要開車,如果要練習開車,要小心一點。」
  我了解他的好意,只好說:「謝謝,我會注意。」  就這樣,我偶爾還是會在營區開車,直到退伍,我仍然是無照駕駛。
  後來會去考駕照,則是為了追老婆才去考的,去民間駕訓班買兩三節課,熟悉一下S彎道,就去考了。
  現在我還是很喜歡那種駕馭的感覺,不論是摩托車或汽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xspsiyfilot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