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凌越 通訊員 餘一帆
  “我要離婚!給我判離婚!”前不久,蘿崗法院迎來了一名特殊當事人。這口口聲聲執意要離婚的並不是鬧彆扭的年輕人,而是一名年過古稀的七旬老太太。
  經審查,馬老太再三要求離婚的時間段,正值其居住地要被征收。馬老太三次來到蘿崗法院強烈要求離婚的做法正是為了要將戶口分出,以便多得征收款,好讓孤獨的自己多一點經濟後盾。最終,經法官耐心調解,馬老太同意撤訴。
  一鬧離婚
  分居三十年早已無感情
  馬老太今年已經71歲高齡,儘管歲數大,但離婚這種頭等大事身邊也沒有任何親戚陪同。經辦法官見馬老太年紀這麼大而且行動不便,詢問阿伯為什麼沒有來時,馬老太的回答讓眾人感到驚訝:“我和丈夫已經分居30年了,這30年他和子女生活在一起,我一個人過!”難以想象一個行動不便的七旬馬老太日常生活起居都是孤獨一人,出於對馬老太日常生活的考慮,法官耐心將馬老太勸回了家。
  二鬧離婚
  聽說分戶口多得征收款
  沒過多久,馬老太又找到蘿崗法院的法官,還是請求法院判其離婚,稱與老伴陳伯伯已經沒有了任何感情基礎。有著多年離婚糾紛案經驗的法官感覺事情有點蹊蹺,70歲高齡才因為沒有感情基礎而離婚?會不會離婚只是馬老太一意孤行?為了弄清真相,經辦法官來到了馬老太所在村委進一步瞭解情況。
  經調查得知,馬老太與陳伯伯結婚後共同撫養了三個兒子。現在三個兒子都已經成家立業。早年,馬老太和陳伯伯因為性格不合等原因經常吵架拌嘴,導致家庭矛盾日益累積,最終兩位老人和兒子們做出了讓兩人分居生活的決定。
  原本兩位老人可以各自跟隨一個兒子生活,可馬老太天性倔強,寧願一人獨居也不願和兒子生活在一起。最後,陳伯伯跟隨二兒子居住,而馬老太則開始了長達30年的獨居生活。
  由於馬老太年事已高,加上無人照顧,在一次外出時不幸發生了交通事故,而且不得不進行高位截肢手術,考慮到常年獨自一人,生活起居都要靠自己打理,馬老太放棄了坐輪椅,給自己的左腿安上了假肢。即使生活困難度大大增加,馬老太還是不願意跟隨子女生活,仍舊咬著牙蝸居在自己的小天地中。
  隨著徵地工作緊鑼密鼓地開展,“多一個戶口就能多拿征收款”的小道消息不脛而走,馬老太信以為真。由於常年獨自生活的寂寞感和孤獨感讓馬老太感覺老無所依,她一度擔憂自己的餘生沒有人照顧。所以,當“征收款”的消息傳到耳中時,馬老太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她非常希望能緊抓這根救命稻草,以便多得征收款,保證自己能有一個良好的經濟基礎安度晚年。
  於是,馬老太趕緊找來大兒子商量是否有辦法分出戶口,大兒子聽後感覺又可氣又可笑,他義正辭嚴地告訴馬老太,這樣的做法是不合乎法理的,政策上有規定不允許把戶口分出來。
  馬老太一聽急了,眼見快到手的征收款可不能讓它就這麼輕易飛走了!馬老太開始日思夜想著怎樣將自己的戶口獨立出來。於是,離婚的念頭呼之欲出。就這樣,馬老太兩次上法院要求離婚。
  馬老太到了當地村委後,大兒子得知母親鬧到了法院倍感無奈,和工作人員講明情況後,將馬老太帶回家。
  三鬧離婚
  見兒子一個星期不上門
  本來以為事情告一段落了,誰知一個星期後馬老太又來到法院,這一次還是請求離婚,可這一次請求離婚的目的不再是為了分戶口,她向法官哭訴兒子不去看望她,覺得家庭已經名存實亡,還不如離婚來得清凈。
  經辦法官趕緊叫來馬老太的大兒子,大兒子表示由於近來工作繁忙,自己有一個星期沒去探望母親,並不是一直沒有搭理母親,並且當著法官的面承諾一定會盡到贍養責任。聽到兒子的承諾以及法官的耐心開導,馬老太這才罷休,最終同意撤除離婚訴求。
  凌越、餘一帆  (原標題:七旬老太三鬧離婚)
創作者介紹

xspsiyfilot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